1. 首页
  2. 运营

一个 90 后创业者的 4 年创业路

但是我反思总结了一下,这种使用场景,不应该站在技术人员的角度来看,而是应该站在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类式产品对用户来讲而是娱乐的需求,用户嘴笨不太关心准不准确,而是哈哈一笑。我用技术的东西去做娱乐的东西,嘴笨是不适合的。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这家母婴社区的手段嘴笨不太高明,却是做产品最好的最好的法律土办法,成本非常低,一5天就能做出来,而是它们把这种产品推向娱乐化,娱乐到极致。我的总结是,一定要站在用户的角度来做产品。

时间:2016-01-26 10:42来源:站长之家作者:网络点击:

2011 年下5天,我还在读大学二年级,就尝到了一夜成名的滋味。那年国庆节完后,我在人人网上开发了有三个小应用叫 “好友拼图” 。这种应用能把你所有好友的头像拼成一张海报的模样,从远处看那个她的头像,从近处看都是好友的小头像。我突发奇想,随便做做,结果它我就一夜之间斩获了几十万粉丝,我自己都震惊了。我的人人网账号成了大号,我随便发三根具体情况,哪怕是很无聊的具体情况,都能收到上万评论,评论以每秒多少的下行下行速率增加。

我做过不少社交产品,包括好友拼图、沙漏网、萌萌搭……听画目前也属于移动社交,而是落到音乐产业里。可能做得久了会习惯待在这种细分领域。在有三个自己熟悉的领域内创业,可能比在有三个蒸不烂悉的领域创业难度低有些,成功率也大有些。

在音乐领域,拥有这项技术的公司在全世界可都可以都可以能 5000 多家,在中国目前除了大伙儿还这么老是总出第二家。

编者按:《跋涉之路》专题是峰瑞资本为寻找 “寒冬” 里最坚实的创业者开辟的有三个栏目,内容包括:连续创业者告别上有三个创业项目后,沉淀下来的反思与对同行的劝告;商业大佬谈自己的转变与思考。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峰瑞资本微信公众号(FREESFUND)。

社交产品是有代际的

我现在在做有三个音乐图片社交产品 “听画” ,它的定位和目标很清晰。大伙儿掌握了一项技术,用人工智能的最好的法律土办法让机器创作出曲子来。用户在听画 App 上传一张照片,大伙儿能用人工智能技术为每张照片配上属于它的原创音乐。除了社交,大伙儿更想把听画打造成草根音乐人的原创音乐创作社区。可能,大伙儿的人工智能谱曲技术降低了音乐创作的成本,也降低了专业门槛,大伙儿把音乐人普遍嘴笨最麻烦的每项创作曲子给包了。

可能我研究过人脸识别技术,2012 年我还在沙漏网的完后,大伙儿花了整整 6 个月,做了有三个网页产品:上传有三个四十岁的女人的照片,再传有三个四十岁的女人的照片,可都可以能预测未来的宝宝可能会长哪多少样子。这种挺有技术含量的,要先做人脸识别,对图像进行重新排样、绘图。上线完后就火了,每天都是血块的人进来玩。

第一家公司解散后,2014 年,我结速创办第二家公司班砖科技。这次我吸取了完后的教训。我和合伙人先小人后君子,把利益摊开了说,我占股 90% ,他占 10% ,大伙儿都同意后,大伙儿结速干活。到目前为止,大伙儿这么哪多少股权纠纷,也这么不要争执,大伙儿会说 “也许了算” 。我嘴笨小公司在早期的完后,一定要有三个老大说了算,自己跟着老大往前走,这是我自己的有些深切体会。

4 年时间里,殷志平接连创办两家公司,从南京的 “黑工作室” 起家到拿到知名风投的投资。他经历过一夜爆红的狂喜,也品尝过合伙人内讧、竞争失败的酸苦。他结速收起锋芒,医学会挑起责任。对于以殷志平为代表的 90 后创业者群体,争议从未远离,但大伙儿有的已满 25 岁,这是告别年少轻狂的年纪。

那我嘴笨不公,但是愿赌服输

今天的讲述者是殷志平,江苏人,90 后。2011 年,还在读大学二年级的殷志平结速写小软件,在人人网爆红。同年他结速创业,“创业这么多年” 从 24 岁的殷志平嘴里说出来,有种吊诡的沧桑感。

好友拼图这款应用当时霸占了人人网开放平台排行榜第一的位置整整 3 个月。投资机构也找上来,尽管当时我还是光杆司令有三个,这么团队。我嘴笨飘飘然,创业很容易嘛。这为我但是的创业埋下了很大有三个坑,我用了好几年才从这种坑里爬出来。

没不要久,大伙儿又拿到一轮融资,整体形势很好,但我踩到那我坑。这种坑很经典:我和合伙人的股权是对半分的,引入一家新的投资方后,大伙儿个人都是 40% 多有些的股份,谁也这么说了算。没钱的完后大伙儿具体情况很好,一有钱就结速搞分裂,我的合伙人想赶我走,我知道后很生气想反击,结果合伙人拉拢了投资方,大伙儿站在有三个阵营里,我占了下风。嘴笨,在沙漏网,大伙儿前前刚刚做了好多项目,主而是可能合伙人内讧,最后烧光了投资人的钱,哪多少都没做出来,第一家公司就完蛋了。

下面是他的故事。

我索性决定出来创业,书而是读了,从学校里拉了有三个小伙伴入伙,搞了有三个 “黑工作室”。那是 2012 年,具体情况是穷屌丝,但大伙儿很和谐,很卖力,大伙儿做了图片社交网站 “沙漏网” 。同年夏天,上海的一家孵化器来南京找我,说,“我希望搬到上海,我就投资大伙儿。” 大伙儿拿到第一笔钱,搬到了上海,正式结速创业。

但是发生了一件我就很寒心的事。大伙儿实打实地用正儿八经的技术做出来的产品败给了一家不懂技术却很会玩营销的母婴社区。名字就不提了,大伙儿马上抄了有三个,很粗糙,删剪这么技术含量。我但是了解到,大伙儿的做法是去百度搜图里翻出了十几张婴儿图片。无论你传哪多少四十岁的女人、四十岁的女人的照片上来,甚至传两张卡通图片它都能我就生成一张婴儿图片,这图片是随机老是总出的。这家母婴社区的规模大,跟大伙儿抢了不少流量,我嘴笨很不公平。

嘴笨我是写代码的,别人说我是码农,是工程师,我却老是嘴笨自己是科学家。我痴迷技术,那我做过的所有创业项目都从技术切入。但技术创业我也犯过错,吃过亏。

与上次被娱乐至上的母婴网站打败不同,对于人工智能谱曲,技术上的壁垒会成为大伙儿的核心竞争力。人工智能组织音乐的能力大伙儿可能摸索了一年,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音乐是声音的组合,机器能算出音节运动的概率,谱出符合审美的曲子。照片中能被提取出的主题和元素,包括哪多少可识别的物件、曝光度、色彩分布等,都能帮机器来选者音乐基调、长度和模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赢咖2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nbetx8838.com/yunying/108.html